当前位置: 主页 > 生活服务 > 正文

20年过去了,世间仍在怀念她的美丽与哀愁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17-09-17 13:39

1997年8月31日,是她在人间的最后一天。

那个美丽、自卑但依然努力自我救赎的“笨”女孩,那个凝聚了千千万万女性的幻想、尔后亲自打破幻想的独立女性,那朵风情万种的英伦玫瑰,以童话的璀璨登场,以悲剧的惨烈谢幕。

20年来,尘世再无戴安娜,但她的生与死、爱与恨、美丽与哀愁、忠诚与背叛,从未远离人间的话题圈。她在公众的注目下度过半生,几乎每一个行动都被记录、被论断、被评说,但对她,人们仍有许多疑问没有找到答案。

她当年演讲的视频和录音被陆续整理成纪录片播出,全球各大媒体也在不断挖掘她的资料,走访与她相关的人和地方——《戴安娜:她的自述》《戴安娜王妃:生命,死亡,真相》《戴安娜:追寻童话》一部接一部地出来。

8月27日,英国广播公司(BBC)播出纪录片《戴安娜,7天》,戴安娜之子威廉和哈里,首次在镜头前谈及当年得知母亲遇难后的反应和此后7天的生活。

人们对她的牵挂为何如此长久?有人说,我们要铭记那个被赋予童话色彩的年代;也有人说,我们要称道她走出童话的勇气;还有人说,因为她那些秘密照见了人性的复杂。

“笨”是跟随戴安娜一生的标签。她不是“别人家的孩子”,小时候经常被父母说不如弟弟聪明,因此很自卑。“他们从来没说过爱我,只会亲一下我的脸,连拥抱都没有。”小戴安娜渴望正常的家庭生活,谁知后来被父亲强制送去寄宿学校,更加孤独。

她的成绩很差,高中时英语、文学、历史、艺术、生物5门课,门门不及格。不过,戴安娜有自己的长处。她跟同学们玩得很好,有一次还被学校颁发了“最和善女生奖”。她曾有点得意地对别人说“我很叛逆”,接着压低声音悄悄说:“只是偷偷地叛逆,他们没看出来。”

等她长大后,上演了公主嫁给王子的童话。她与查尔斯的世纪婚礼万人空巷,人们都以为王子和公主自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。但戴安娜很快就不适应了。自由惯了的她被繁重的王室礼节和查尔斯的不闻不问压垮,面对完全陌生的生活法则有些害怕:“王室游戏对我来说太新了,我常感到孤独。”查尔斯总是回避自己的公主,要么去骑马,要么去打马球。王妃?似乎不存在的。

戴安娜决定找点事来缓解自己的压力。思前想后,她找到英国芭蕾舞团的安妮·艾伦上舞蹈课。艾伦在纪录片《戴安娜:她的自述》中回忆说↓↓

练芭蕾课不久,戴安娜发现自己怀孕了。她兴奋地告诉艾伦这个好消息。艾伦看着这个20岁出头的“小姑娘”,满是心疼:“她想尽最大努力为这段婚姻付出,想让所有人因她而自豪,尤其是查尔斯。”

但不安一直萦绕在戴安娜心中。她郁闷难解,患上暴食症。在《戴安娜:她的自述》中,戴安娜回忆,王室把她和查尔斯婚姻的失败,都归结在她的暴食症上。“我可以喝酒发泄压力,但那样太容易暴露;我也可以厌食,但那样也太明显了。我就想了个低调的法子,谁知道一点也不低调。”

戴安娜喃喃地说:“我只不过是通过这种伤害自己的方式,避免伤害所有人。”对此无感的查尔斯显然没有同情,有一次,他摸了下戴安娜的腰,嘲讽道:“有点肉,胖了对吧?”

为了博取查尔斯的关注,她自残,甚至在怀孕时故意摔下楼梯,但只换来一句“戴安娜十分不稳定”。

丈夫没了指望,戴安娜开始把更多的时间放在慈善事业上。

“我被迫表演,被迫出门,被迫不让人们失望。”戴安娜最初被当众演讲这件事吓到哭,然而在一次次被迫中,她反而被治愈了。她发现自己不是王室成员口中的“愚蠢”,而是有价值的。私人秘书杰弗森说:“她只是想感到自己被需要。很多时候,她感觉自己被王室抛弃了。”

戴安娜跟那些被社会拒绝的人联系越来越多。她参观贫民窟,照顾艾滋病儿童,还积极地为地雷受害者奔走。

在人人谈艾滋病色变的1987年,戴安娜坐到一位艾滋病患者的床上,轻轻握住了他的手。“我发现我跟他们待在一起会很安心,就经常如此。”

美国前总统比尔·克林顿后来评价道:“她告诉了世界,艾滋病患者需要的不是隔离,而是热心和关爱。”

曾有人模拟记者向戴安娜提问:“为什么你如此执着于慈善事业?它为什么那么重要?”

戴安娜哈哈大笑:“我没有其他事可做啊!”

为了克服在公众面前害羞的毛病,戴安娜还在1992年9月开始了演讲训练。不过,老师对这位学生毫不留情面:“你的演讲缺乏激情,无法用内心的热情去真正地感染别人。所以,你要先认识你自己。”

认识自己?戴安娜“很希望有个人能环臂抱住我,只是听我说”。

练习演讲期间,她与查尔斯正式分居。王室成员和名流们纷纷站队查尔斯,戴安娜几乎瞬间众叛亲离。

她决定用最直接、也是最“笨”的办法反击王室:利用公众舆论的支持,跟王室撕破脸皮。她开始更频繁地出现在各种社交场所,抖露了查尔斯的种种荒唐事。她甚至出了传记《戴安娜:讲述自己的真实故事》。一时间,查尔斯的负面报道铺天盖地。

女王被气到不行。她始终不明白,为什么戴安娜“采取如此失常、如此气人的方式来反抗”。

戴安娜生前好友兼造型师哈维在纪录片《戴安娜:7天》中说,她真正的勇气,体现在离婚后。“她没了全天随行的保镖,也没了为她把控行程和口风的新闻官,却依然决定利用她的影响力,继续做慈善事业。”

经过蜕变,笨女孩早已破茧成蝶。

戴安娜去世时,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刚上任不久。如今,布莱尔也在纪录片里表示:“2017年,人们看到威廉王子和哈里王子,会觉得他们和普通人一样,并非高高在上。正是戴安娜第一个让人们感觉王室实际上是‘接地气’的。”

戴安娜一直在努力想证明自己的价值,尽管她的“成长从未被认可”“永远都被看成一个18岁的幼稚小女孩”。这位美丽的笨笨的王妃嫁入王室,努力学芭蕾、做慈善、学演讲,让自己符合人们和王室对王妃的定义。她触动了人们心底最柔软的善良。

难怪20年过去了,世间仍在怀念她的美丽与哀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