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唯美婚纱 > 正文

都说贝爷多牛X,然而在背后默默拍贝爷的人们.... 其实更猛啊!!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17-05-19 16:34

来源:英国那些事儿 微信号:hereinuk

话说,在看贝爷这么多年和自然搏斗大获全胜的时候,我一直就有这么一个问题:这些登高跑低,上山下海,裸体过冰河,大嚼高蛋白的镜头,到底是谁拍的?!

(贝尔·格里尔斯(Bear Grylls),1974年6月7日出生于英国怀特岛本布里奇城,探险家、主持人、作家、演讲家。2006年,因其在探索频道主持节目《荒野求生》中所食用的东西太过惊人,而被冠以“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”的称号。)



要知道哈,贝爷是放飞自我了,想跑哪儿跑哪儿,想吃啥吃啥。。。

摄影师必须全程跟随,贝爷干嘛他干嘛,而且还扛着摄影机和一大堆器材呢喂!



还有那些“蛋白质含量是牛肉3倍,只要去了头都能吃”的美味,我看着贝爷吃都手抖,摄影师拍摄的素材,肯定比我们看到的细节多得多。。。



别忘了贝爷是明星,有电视台的高额保险,食物中毒、寄生虫、生个病受个伤啥的,都好说,摄影师恐怕没这个待遇了吧。

这个人是谁呢?

在经过了一番研究之后,我发现虽然跟过贝爷的摄影师有几个人,但是有一个,是永恒不变的。

嗯,就是这个颜值一点儿都不输给贝爷的哥们儿。

Paul Mungeam,简称Mungo,他是Discovery签约的王牌纪录片摄影师,也是贝爷《荒野求生》系列的摄影指导。



据他说,没错,基本上贝爷干啥,他也得跟着干一遍。

“每件贝尔做过的事情,我都要扛着20kg的笨重摄像机来做,而且必须尽量一次搞定。”

毕竟那些大的特技,比如从滑翔机上跳下去啥的,不可能来来回回拍个好几遍。

这还不算完~

当贝爷全裸背包游泳爬上岸的时候,他需要比贝爷先到达,找到合适的取景地;

当贝爷被风雪吹得滚下山坡的时候,他事实上得来回跑:先从坡顶拍贝爷滚下去,再到坡底拍贝爷滚下来,最后再跟着贝爷一起滚下去来拍摄途中各种惨叫和狰狞;



当贝爷一个猛子扎入河中,他得在船上拍一次,跳到河里再拍一次;



他还得爬上爬下,当贝爷在山谷里穿梭时,他得找个制高点来拍摄他的行踪。。。



你问Mungo要不要和贝爷一起吃各种“嘎嘣脆”?他的回答是这样的。。。

“能不吃就尽量不吃,要是万一弹尽粮绝一定要吃,我会吃死虫子。”



所以说,如果说贝爷是自然界顶端的男人,摄影师才是真正的超人诶。



Mungo作为王牌纪录片摄影师,虽说和贝爷合作《荒野求生》,拍摄的危险程度已经很高了,但是在他的作品中,根本算不上啥。。。

他去过战争前线,跑到过埃塞俄比亚海拔15000英尺,空气稀薄又极其陡峭的瑟门山上,一呆就是几个月,只为记录珍惜动物狮尾狒的日常生活。



Mungo说,支撑着他度过那些危险的,是一个信念。

“一把枪能干掉一个坏人,摄像机却能通过镜头向千万人揭露真相教育世人,难道不是比枪更强大的,改变世界的武器吗?”

其实每个纪录片的摄影师,都有着这样一种使命感。

比方说,那个毕生致力于拍鲨鱼的Andy Casagrande。



他已经为世界上最顶尖的电视网拍摄和制作了超过 75 部有关鲨鱼的影片,艾美奖、金相机奖、BAFTA奖各种奖拿到手软。



2015年的时候,一则6米长大白鲨袭击摄制组小船的新闻,让好多人感叹果然大白鲨和电影里讲的差不多凶猛。。。



其实这事儿,就是发生在了Andy Casagrande的身上,但是这事儿完全没阻挡他拍鲨鱼的热情。。。

屡屡遇险却依旧对鲨鱼这种野生动物满怀热爱,就是因为他致力于把这种神奇生物的真实一面,展示给世人。

比如,被誉为世界上最勇敢、最重要的战争摄影师——詹姆斯·纳切威。



他坚信着“如果你拍的不够好,是因为你离得不够近”的战地摄影真理,深入世界上最混乱最动荡的地区,在我们一般人看来,就跟作死没有两样。



从卢旺达的种族大屠杀到塔利班的恐怖行动,从科索沃冲突到巴尔干的人道灾难,从中东地区的暴力事件到苏丹的饥荒、车臣的炮火……都在他的相机里留下了真实和永恒的记录,真实得让人心惊。



没有安全帽,也没有防弹衣,他所有的装备就是一件白衬衫一条牛仔裤,还有极其轻便的摄影器材。



在他心中,只有一个信念:

“我是一个目击者,并且这些图片是我的证词。我记录下来了这些事件都不应该被忘记,但决不能再重演。”

再比如我们下面要讲的这个人,同样是将这个世界的真实展示给我们的英雄之一。

看了上面纪录片拍摄有多辛苦,你就大概可以想明白,为啥纪录片的摄影师(甚至所有的摄影师)里,都是男性居多。



因为在纪录片摄影这个领域,男人们比女性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——有着更强的体力,更敏捷的身手。

在一般人的想象里,要和护肤品以及漂亮衣服告别可能并不难,但是提着摄影机面对刀山火海、龙潭虎穴、风霜雨雪,只怕一般姑娘都不会去尝试。



并且成为其中的佼佼者,就更难。

但是这个英国姐们儿,做到了。



她叫Sophie Darlington,获得过的纪录片摄影奖,数都数不过来。

在成为野外摄影师之前,她曾经是一名模特,将近一米八的身高,金发碧眼,怎么看都是可以选择easy mode开启人生的。



在1986年,一次意外的机会,她来到了坦桑尼亚的自然保护区,结识了两位历史频道(The History Channel)的摄影师。

从此,成为一名纪录片摄影师的想法开始萌芽,终于让她放弃了模特这个众人看来光鲜亮丽的职业,毅然决然地投身了荒野。



什么背着几十斤的器材跋山涉水,为了不打扰拍摄对象一趴就是几天几夜,对于Sophie来说,根本就不算啥。



在一个采访里,她是这么说的:

“我没觉得和男同胞们有啥区别啊,别人也不会这么区别地看待我。”

“可能因为我特别高吧。”她还开了个玩笑。

对于那些野外摄影师,我们总是想象他们有多苦逼。但是在Sophie的工作照里,不管是几天暴晒没洗澡,还是刚刚从泥潭里跑出来,她永远都是一幅灿烂的笑脸,仿佛这一切根本就不是事儿。



就是因为她热爱着大自然,也热爱把这些她所看到的自然,收录在镜头中,再传达给大家。

因为有着女性独特的温柔和敏感视角,她拍摄出的纪录片,更多了一些温情。



如果你有看过她为迪士尼自然频道拍摄的《非洲大猫》(African Cats),一定能感受到这份细腻。



而这个讲述狮子妈妈Layla和豹子妈妈SIta的纪录片,被誉为最好的野生动物记录片之一。

2016年,她凭借参与拍摄纪录片《The Hunt》,获得了BAFTA最佳摄影奖项——这部纪录片,在豆瓣的评分,达到了9.8之高。



这是真·女神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