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唯美婚纱 > 正文

美国对俄罗斯进行制裁,为何要让中国掏钱?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17-08-10 14:33

原标题:美对俄进行制裁,为何要让中国掏钱?

“遏制”仍将是美国对俄的长期指导思想。

8月2日,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制裁法案。这使一直不睦的美俄关系雪上加霜,从坏走向了更坏,跌至近年来的冰点。孰料,竟有人要中国为此掏钱。这是为何?

制裁与“大度”

话要从7月末说起,美国国会众议院和参议院先后通过一项法案,对俄罗斯及伊朗、朝鲜施加新的制裁。莫斯科的激愤在预料之中。7月27日,普京强烈回应“对美不可能一味地忍受下去”。28日,俄外交部发表声明,削减美驻俄外交官人数,并从8月1日起暂停美驻俄大使馆在俄部分不动产的使用权。

中新社记者廖攀摄

8月2日,俄总理梅德韦杰夫表示,美总统签署制裁法案后,俄与新一届美国政府改善关系的希望已落空。的确,这轮互动下来,本来就紧张的美俄关系可谓达到了近年来的冰点。而在这轮互动中,俄罗斯总体而言显得较为被动,除激烈的外交言语、对等削减外交官外,目前尚未见到其他应对之策。

这倒是让人看到了向来睚眦必报的俄罗斯人少有的“大度”。7月28日,俄外长拉夫罗夫在与美国务卿蒂勒森通时强调,俄不希望以牙还牙,而是希望以此换取美国对自身政策的反思。俄仍愿在相互平等、尊重和利益均衡的前提下,与美关系正常化,并在重要地区和国际问题上进行合作。

俄外交部在8月2日的声明中再次提到,俄与美相互制裁并非俄方选择,俄对与美国互动持开放态度。显然,俄罗斯这种带着隐忍的“大度”表明,像世界上的大部分国家一样,俄罗斯看重并希望建设好与美国关系。尽管此轮美俄关系的变坏可追溯至与俄干系颇深的乌克兰危机,但不得不承认,是美国国会眼下的这份制裁法案让美俄关系触了底。美国总统特朗普的那句“把美俄关系搞僵都赖国会”,事实上并非全是气话。

中新社发小颜摄

通俄与反俄

俄国人是怎么得罪了美国国会?直接诱因大概是特朗普7月初在G20会议期间与普京谈了两个多小时,期间两人握手拍背颇显热络,时间还大大超出了原定计划。这令美国建制派非常愤怒。特朗普上台后的一系列“通俄门”丑闻让美国人认定,俄罗斯一定是干预了美国的总统大选了,影响了美国内政治生态。既然已然先入为主,那么,这次的事情不可避免地又再次“坐实”了人们先前的判断。向来都是美国干预别国,如今却被别国干预,美国人对此无法接受。

这也是为何民主共和两党罕见地共进退,一致对俄制裁。而且法案中,除规定对俄继续进行大规模制裁外,还特别强调“总统在决定中止或取消对俄制裁时须向国会递交评估报告”,旨在阻止特朗普单方面缓解对俄制裁。不留一点缝隙,可见美国人这次对俄是“烦透了”。

俄总理梅德韦杰夫的观察是准确的,“美国的商业利益已被置于一旁,反俄的歇斯底里情绪已成为美国内政外交的关键组成部分”。其实何止商业利益,在限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、中东问题、国际反恐问题等领域,美国都需要俄罗斯的协调。但如此决绝的制裁之下,一向自矜的俄罗斯人是否还会在前述问题上给足美国面子呢?目前看,经验老道的普京还是留了余地。他表示,俄罗斯会争取与美国就有关问题“在目前相当困难的情况下取得成果”。

此外,美国国会对俄罗斯人的这种痛恨,又大量夹杂着对特朗普的不满。这又应了国际关系学的那句老话,外交是内政的延续。当美国内部各山头之间的斗争与对俄政策缠绕在一起的时候,那这个结一时半会恐难解开。

如俄国家杜马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斯卢茨基所说,尽管特朗普曾在竞选期间承诺改善美俄关系,但事实上,在前任奥巴马政府推动下旋转起来的反俄“飞轮”根本停不下来,反而在朝着更具破坏性的方向加速。

乌克兰与遏俄

此外,要注意的是,人们在将目光关注于美俄大国关系的同时,大多忽略了该法案“要求国务院与乌克兰合作,加强后者的能源安全”。这意味着乌克兰仍是美俄关系中的重要因素,并非只是引发双方交恶的引子。从传统的地缘政治理论出发,美国依然认为,乌克兰是美国在独联体地区活动的重要环节。一个缺少乌克兰的俄罗斯,就缺少了“帝国”的基础,就难以对中东欧和整个西方世界构成严重“威胁”。

令俄罗斯与包括乌克兰在内的周边国家处于关系紧张的状态,在俄罗斯周边营造一个“可控的”、“相对不稳定”环境,这一美国已驾轻就熟的遏俄之道仍将继续下去:牵制俄罗斯更多的注意力和资源,使其难以在其他问题上挑战美国。

目前基本可以判定,美俄关系如果在当前轨道上继续按惯性发展下去,短期内恐难改善。而即便随着美国内政治生态的理顺,美俄关系出现转机,其前景也不会好到哪里去。制裁法案中关于乌克兰的描述表明,“遏制”仍将是美国对俄政策的长期指导思想。

中新社发 仲雁铭 摄

反美与补偿

在这样一种外部环境下,俄罗斯自然是颇感“时运维艰”。但若奋发砥砺,借外部压力,完成国内经济结构的转型,未尝不是因祸得福,也就是梅德韦杰夫所说的制裁“在某些方面反而有利”。但也有俄罗斯人不把心思放在苦练内功上,眼光却盯上了别人的腰包。

据俄罗斯卫星新闻网报道,俄高等经济学院国际关系系主任,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东亚与上合组织研究中心主任,“瓦尔代”俱乐部专家亚历山大?卢金认为,中国或可向俄罗斯提供经济援助以降低美国制裁效果。这位智囊如此理直气壮地要钱令人感叹,但这并非个案。而且,卢氏的主张也不是突然奇想,可谓其来有自。

就笔者所接触的俄罗斯学者及所看到的公开文献,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,在过去一段时间里,正是俄罗斯牵制了美国,才使中国获得了集中精力发展经济的大好战略机会。当高企的国际油价从云端跌落,俄离其世界大国之梦渐行渐远,而曾落后于己的“东方伙伴”已在经济上已远迈多多。一种扭曲的心理就会浮现出来:俄罗斯是在和“东方伙伴”对抗美国的合作中被利用了,“东方伙伴”应对自己有所补偿。那么,张口让“东方伙伴”出钱支援一下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了。

由此看来,一个正在崛起的中国,的确面临着如何让他者——无论是视中国为战略对手的国家,还是视中国为战略伙伴的国家——舒适地接受“崛起”这一过程和事实的难题。否则,那个鼓鼓的腰包老让人惦记着,也是一件挺麻烦的事情。